+A -A

    七哥住艳红的房还在又啃又咬,变态之极。

    三哥对她说。

    七哥的嘴离开了艳红的房,只见整只白房上有好几块被他牙齿咬

    惹的七哥张开血盆大去大半个,使劲的又咬又着……「

    三哥沉着脸冷冷的说了一句。

    艳红现在除了服从,整个好像不是她的了,因为被这样挂吊着,除

    好几大破,瞬时,艳红里面那如凝脂般白的肌肤就袒来。

    「是……主人……不是痛……是亨受……母狗……母狗是在亨受……」

    半人多的悬空中了。

    【第十章待与直播】

    一截烟囱的黑黝黝铸铁在天板中央。

    「嘿嘿,贱狗,这不是痛,是亨受,知吗?」

    「把母狗吊起来!」

    三哥和七哥见五哥不顾麻将,离开麻将桌扑向艳红,他们也跟着离开椅

    这时五哥他们几个人用匕首,剪将艳红上的缕空丝网衣,割

    「主人……不要啊……

    「贱,别喊了,刚才不是答应我要听我的话吗?嘿嘿……要不后果自负…

    垂,几个人把七手八脚的把艳红绑吊在大房间中央,从天棚上垂

    皱着眉忍住难受和被捆绑住位置的疼痛,免说舒服。

    此时的艳红泪象掘堤的洪痛哭的睛。

    艳红被悬空吊挂在大房间中央,两制着吊住往两边分开,整个隐私

    「嘿嘿,这是你该问的吗?」

    玉雪晶莹的煞是惹人,尖尖的双上红莓般的,鲜红滴。

    「主人……母狗听主人的话……」

    艳红异常痛苦的喊叫了起来。

    「嘿嘿……母狗……你里很不净,给你……」

    艳红闭双目是忍住房上的疼痛,咬牙切齿的说了来。

    虽然被他们这样悬空挂吊着很难受,整个都失去了平衡,但是艳红还是

    「主人……母狗错了……」

    「上要调教你,待你,喜主人这样对你吗?母狗!」

    「主人……母狗喜被……主人调教……被主人待……」

    这时七哥拿着剪刀又把她房周围的丝网剪开,只见一对白兔般的房全

    的痕迹。

    「知现在要对你什么吗?」

    艳红终于的舒了一气,睁双一看,只见离自己很近的前有四张充

    「母狗,这样悬空呆着舒服吗?」

    「嗯,这样才乖嘛,嘿嘿……」

    又见离自己最近的五哥手里端着一个红酒杯细的注,瞬时又惊又害怕

    暴来。

    想着现在自己如果不听话也是不行的了。

    艳红听了突然不停止了挣扎:「但是主人把母狗这样呆起来什么啊?」

    「主人……母狗……喜……喜被主人这样悬空挂吊着……」

    …」

    「可是我怎么能面对如此屈辱!在这群氓面前,当众排,天呐!让

    看见三哥那满脸的笑,和在自己门上异觉。

    「主人……母狗不知……请主人告诉母狗……」

    全来。

    「这才乖嘛!」

    三哥住艳红的笑着对她说。

    :「你……你们想什么?」

    七哥和九哥抓在手里,挣扎毫无作用。

    三哥的手掌在她漂亮白皙的脸上轻轻拍了拍。

    「主人……舒……舒服……」

    三哥说完又对七哥说:「老七,差不多了!」

    三哥说。

    艳红脑里轰的一声炸响,「浣……天呐!这帮氓在给自己浣!」

    个绳分别系在艳红白皙的,如此一来,艳红就像坐躺椅一般绑吊在离地

    「嗯,很好,喜被主人这样挂吊着吗?」

    「啊……你们要什么……快放我来啊……」

    此时的艳红在空中激烈的挣扎起来,可是四肢不是被牢牢地捆绑着,就是被

    满邪和期待的脸,睛都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被行分开的看。

    求求主人了……轻……轻啊……好疼……痛死了……啊……」

    了能说话,已经失去控制了。

    啊……疼……主人……轻呀……母狗的……快要被主人咬烂了……啊……

    艳红一直在挣扎着在恐叫着,但是她的力气那有三哥他们几个壮汉的大。

    我死吧!立刻就死在这里吧!」

    三哥问。

    到艳红的边。


努力加载中...超过5秒钟未打开,请刷新一下!
【1】【2】【3】【4】【5】【6】【7】【8】【9】【10】【11】【12】
推荐阅读: 今天在公jiao上听到一个超雷人的事qing。大学时3P兄弟女友差点真枪上了技师gan了长沙税务gan部学院一个小骗子媳妇儿是军人,分着tui被别人lu着yindi并拍照回忆童年的一次xing经历我的迷jian史之KTV红衣小妹和女同事去足浴会所发生的事qing。。
如果您喜欢【我的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