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5、这小妞特别喜,还喜嘴里咣当,有一两次都疼我了。

    没等她说,我就亲上去了,她分开我,昏暗中睛盯着我说:”就这一晚上,以后不联系好吗?“,我没说什么,直接就亲上去了。脱衣服的时候费劲的,卧大家知,床太窄,不过很顺利,原因是,这小妞全的衣服就是一件制服上衣,一个BRA,一条,这一看就是方便脱的节奏啊,因为挤,我也没打算上什么手段,把自己也脱了就想去,她拦住我,蹭,把被盖住,在里面扒拉扒拉小弟瓮声瓮气地说:“嗯,净的”,然后我就觉一保住了自己,我靠!那觉太妙,我把被窝说:“转过来69,给你也舒服舒服”,她嘴里着东西说我不,怕叫来,我就坐起来,把她翻过来,她上我,拿着手机照着,这小妞的小B很好看,不是很黑,但是一线天,不密但是整齐,我在她腹沟那里了几,就觉她嘬我的劲明显加重,我让她跪起来,然后一了上去,这小妞了一声,绝对销魂,我从慢到快,一会儿嘴边、脖、她上就全是,果然灵,69了一会儿,我往前推她,推到JB附近,着她去,然后堂堂堂堂,10分钟缴枪,过程不再细说,说几个细节:

    4、这小妞的时候,B里握放的觉很烈。

    不过等到10了,她再也没来过,了一泡,准备回来睡觉,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不要求,从厕所回来时,听见俩列车员叨叨说什么小吴去三车睡了,今晚终于松宽些,鬼使神差地我就想,说的不是那小妞吧!害怕了?可惜了我的三联,不过无所谓。

    2、但是很凉(摸得不多,了解也不很细)。

    是个午,表哥买了车票给我,卧,晚上六开,早上七到,怕晚了,中午就到了火车站附近,表哥叫了几个朋友,喝的米酒,把哥们了个一六八开,洗了个澡,也就五了,就去了火车站等着。

    1、这小妞B很但是多,B的觉和嘴差不多。

    上了车,到了包厢,列车员换票来,二三十岁的小丫或者小少妇(真分不来),穿着制服,看不材,但开朗,笑着说你还真不赖,享受单间,我才知这个包厢就卖一张票,列车员说过了十一,卧的一就少了,我就逗她说(平时我和生人不这么放肆):你来在这儿睡吧!反正也没人,关键是我怕黑,列车员咯咯地笑:你是男人吗?害怕黑!我看着她说:”是不是你验一不就知了“,这小妞儿脸红了,狠狠地盯了我一,我一看也觉得有格,就笑着说:”别生气啊!开玩笑的,坐车无聊嘛!“,她也没说啥,接着换票去了。

    早上车的时候,她制服笔,站在门,看我的时候毫无表,我也很理解,车开动的时候,我站在月台上看着车离开,她在车窗后面看着我,很可的笑了笑,手半抬着冲我挥了挥,然后一去不返,消失无踪。

    3、这小妞,就是气,但是黑暗中觉得很刺激。

    前一阵儿,老家一个亲戚了车祸住院,严重的,一直没机会回去,正好上周有几天空闲,就决定回去看看,过程就不描述了,说说回程。

    就了一次,她穿好衣服去,临走时,踩着铺亲了我一,低声说:“谢谢,再见”,那时候是2多,我躺在床上,恍如黄粱一梦,怎么也反应不过来。

    时间仓促,写的不好,但却是真事,我也不明白这小妞是咋回事?失恋了?离婚了?反正是奔着发去了。

    七多,我在上铺躺着听歌,看杂志,觉有人碰了碰我,我抬一看,是她,就问她有事儿吗?她说上车时看见我拿着三联生活周刊,想借看看,我就递给她,顺给了她两三个果,说:”女孩多吃果显得灵,你吃了就更灵了“,这时候一个信号现了,她拧了我,嘟哝着说讨厌,我探过去凑到她耳朵边,她也没躲(说个个人的经验,女孩让你在她耳边说话,那就是有意思,最起码不讨厌你)说:”要是没事儿了,就过来跟我聊天“,然后我轻轻地在她耳朵里气,这小妞儿明显地抖了一,抬看了我一,我靠!绝对是汪汪的,嘿嘿,我琢磨着有戏。

    回去上铺睡觉,不知时间,我觉包厢来了人,那个时候,车厢基本都黑了,外面的走廊灯也很昏暗,包厢没门,但是有个帘,里面很黑,我轻声问:”谁啊?“,一个哆哆嗦嗦地声音说是我,我一听就是她,就开问:”小吴?“,她一惊,我说:”上来吧!“,几秒后,我们就躺在了一起,她问我怎么知她姓吴,我就说了刚才的事儿,她低声说:”你可真鬼“,不过我也知你姓甚名谁,我嘿嘿笑着:”敢逗你,就不怕你认识我,再说,我也不是坏人不是“,她狠狠又扭我一,”你还不是坏人?这么会……“。


努力加载中...超过5秒钟未打开,请刷新一下!
【1】
推荐阅读: 我摸了我的女下属和表姐的一次偶然再忆大学时和我哥们gan他女友大学时3P兄弟女友差点真枪上了技师gan了长沙税务gan部学院一个小骗子媳妇儿是军人,分着tui被别人lu着yindi并拍照回忆童年的一次xing经历
如果您喜欢【我的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