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中午来了两个客,绍兴人,以前去绍兴时和我混得很熟,而且都很够义气,(甲)饭哈酒吃烟的好伙伴,开饭前见到我拿的白酒,不愿意喝,从他们车上拿了两坛雕,喝,以前这个喝的很少,在南方去的时候都是白酒的活,偶尔喝过两次,量很少,没什么觉,这次上了当了,小碗一碗一碗地喝,这两个家伙多年黄酒锤炼早不在话,哥们不懂喝黄酒的,只好傻乎乎地了他们的,开始还觉得自个NB,一碗一碗地不亦乐乎,大概四十分钟左右,就气哄哄上,整个人如升半空浮云,世界也大了,自己的界也宽了,周围的人都是我的臣民,天的土地都是我的那觉,但隐约记得这个绍兴老梆笑得很是险,最后直接在雅间地上了,这是哥们这辈现场发挥第二次(平时也发挥,不过得去卫生间),实在忍不住了,就觉得自己是尼亚加拉大瀑布的,肚汪洋一片,不过还好,吐完了就觉得有缓了,就骂着两个家伙:“不怀好意啊!俩南蛮(平时都是逗笑着说,不是真的蔑视,南方朋友不要见怪啊)合伙欺负我”,这俩哥们笑得是前仰后合,一姓简的,我叫他简哥,他说“MD你个傻B,没喝到过你,酒量不大,闹酒劲不小,回回耍,这次还不扳倒你”。谈笑一会,给他们了些北方的粮主,香的俩人吃饭跟猪差不多。

    吃完饭,他们说睡会觉,送他们去我们这里的一个酒店,期使用,是本地著名的炮(快捷酒店房间是炮房,这里净些,叫炮),好房间,10楼,送他们上去,那里电梯比较快,这一上,哥们彻底完了,本来觉得没事,电梯一动,顿时觉天旋地转,慌忙扶住,简哥说:“还觉得你能住哪!原来也不行”,刚才了解了一,这黄酒的后劲贼足,一般人抵挡不住,当时没事儿,过后儿准完,哥们就是现场例,没法儿,到了10楼,跟大堂打电话又订了一间,简哥送我上去,代我多喝,再睡觉,那哪儿行啊!他一走,我就趴床上睡着了,昏天黑地不知多久,后来隔一傻B打电话声音大把我吵醒了(我那间房和隔两个房间整楼从达上是间,后来没人订,就全割开成两个标准间,隔音极差),醒来天已经昏暗了,想着他们还得晚上饭,就忍着起来,我靠!更了(写这会儿了个决心,今后喝黄酒就是林志玲喂我也绝不任人宰割),神智很清醒,就是手脚不听使唤,去走不了直线,总是觉天板在我右边,而且一直往右边歪,只好靠着墙缓缓,这时候,主题来了,前一对小年轻估计也就是十七八的两个小孩,非主发方向两三个,颜四五睛倍儿黑,嘴倍儿黑,恍惚间以为见了鬼,心惊了一,不过俩人看我是醉汉,就躲开了,然后后边那女孩说:“呀!你买那儿什么了吗?”,小小嘿嘿一笑:“六个,全使完,包你”,“氓”,小女孩笑着嘀咕了一声,哥们虽然在迷糊中,但那弦依然绷,这肯定是买啊!一对小鸳鸯,还是非主小鸳鸯,待会儿晃呀晃呀,正胡思想,手机来了个短信,一看是公司大孙:“兄弟,别起来了,老简告诉我你喝大了,让你接着谁,我带他们去喝汤,一会儿给你带一锅,有鞭有宝有腰,包你满意,接着睡吧!”。

    我想了想,心里觉得过意不去,但是实在太难受,正犹豫间,那对小鸳鸯房间门开了,小小来,小丫在门里说:“快儿啊!买红烧的,康师傅啊!,还有果冻”,我心里忽然一动,看小小坐电梯去了,就反回到房间,扒墙上听隔的声音,悉悉簌簌地也不知小丫嘛,忽然她说话了,听起来是在打电话,应该是给那小小,女孩说要先洗澡,问小小拿房卡没有,那小小不同意,让等着一起,女孩嗔怪了几句,就放了,然后没几秒就听见腰带铁扣的声音,毕竟隔开了,能听见但不清楚,然后就听见女孩去了浴室,哥们又蹿到浴室,唉!人啊!心一起,什么TMD的酒醉,也不知哪来的劲儿,听了会声,忽然觉得自己真傻,听见了看不见,只好又来,坐在床边发冷,忽然发现两床间的床柜哪里一堆线从隔穿过来,有电话、电线、网线,大概四个指攒起来再略微些(这会儿回忆,真把四个手指比了比),就用手抠,结果发现是石膏板里面打着龙骨,就使劲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会儿乐是回忆当时那个兴劲儿),掰来一大块,手都能伸去,就又掰那边,这次得小心了,慢慢从线面掰,大概掰开一手掌那么大块儿,顿时对面的电视声清楚地传了过来,这有好戏看了,把手机拿来,打成静音,振动都没有(大家有没有觉,安静的时候,手机震动动静也特大),然后慢慢地把床柜和床挪开,都是小心翼翼地,把被铺在地上,然后地躺,这会儿想,就跟非洲沙漠里等待羚羊的猎豹一样。

    大概十多分钟,女孩来了(太黑,我试着看了看,看不见什么),在床上悉悉簌簌地收拾什么,又过了会儿,门开了,小小回来了,两人说了几句,小小估计动手动脚的,女孩嫌他臭,让他去洗澡,男孩要求一起洗,这会儿女孩


努力加载中...超过5秒钟未打开,请刷新一下!
【1】【2】
推荐阅读: 我摸了我的女下属和表姐的一次偶然再忆大学时和我哥们gan他女友大学时3P兄弟女友差点真枪上了技师gan了长沙税务gan部学院一个小骗子媳妇儿是军人,分着tui被别人lu着yindi并拍照回忆童年的一次xing经历
如果您喜欢【我的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