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那晚以后,她就没再来过我店里,一次都没有,我也忙于生意没有主动去联系她,大约半年以后,她忽然来我店里要借500元钱,样看起来很憔悴,和以前来我店里有说有笑的样大不一样,我拿了钱给她,她谢之后就说有事先走了,一个星期后她婆婆到我店里和别人聊到她,说上周把孩扔家自己走了,去哪了谁也不知,我这才知她借钱原来是要走的路费,后来听说原来是她老公从韩国回来和她摊牌,在韩国有了新,回来和她谈离婚的,她赌气走,又过了2年从侧面听同学说她找了一个比她大15岁的男人,离过婚带俩孩,她到那又给那男的生了个孩,男的家条件很一般,好像说是苦力挣钱的,和她以前的经济条件没法比,我想也许她想要的只是边有个男人陪伴吧,毕竟守活寡的滋味也不好受,当初年少不解风,现在回过来看,她落的这样田地会不会有我的原因?如果当时有了集,纵然不能在一起,她以后的方向,也许我还可以帮她左右一吧……

    即使我这样克制,还是有人风言风语,说她以前总来我店里,和我一定说不清云云,我听了也是轻轻一笑,不是不屑,而是苦笑,我倒是真想被他们言中,可惜时光一去不回,若年后回老家,街偶遇到她,差不敢相认,凌的散发,`苍老的肤,`细碎的角纹,`糙的手,`满脸的妊辰斑`,后的孩,`手里的菜篮`,破旧的衣服,鞋上的泥土,活脱脱像老去了20几岁,一声招呼以后,几次言又止,憋了半天我说你现在电话多少号?她惊慌失措的闪躲的神,讪笑着说借的钱还没还,我笑说”买饺

    那么重来了:我有个初中女同学,上学时候像个假小,短发,有天突然到我店里,说哎呀,没想到这店居然是你开的呀! 我仔细一看现在居然是肤白貌披肩发,翘的,真是女大十八变!客寒暄了一会儿,她说她家就在附近住,她老公在韩国打工,她带着孩和公婆一起住,简单聊一会儿就告别了,接来的事就有狗血了,打这以后她几乎每天都到我店里来,说在家呆着无聊想到我这和老同学聊聊天,还说要给我介绍对象啥的,以后熟络了,偶尔会在家包好饺,煮好了,趁给我送来,说看我一个人在店里也没有饭吃,甚至有时候中午送一次,晚上再送一次。平时在店里帮我照看,帮忙什么的,当时我只是单纯的激,晚上我自己在店里住,她给我发QQ视频,就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我有时候觉得这是负担,不应付不礼貌,应付她我觉还不如打场游戏或者早睡觉,最的一天是晚上她给我送饺,我吃完她又坐了好久,夜里8多,我说晚了,我要关店了,她说那你送我吧,我答应,关了店门,她说不用开车走路就行,10多分钟的路,很近的。我说好吧,时值盛夏,我们比肩而行,一路闲聊不表,快到她家的时候有条胡同,她走到路犹豫了一,转问我,你平时就自己一个人住店里不无聊么?我自己在家就很无聊,然后低继续向前走,我居然顺就说习惯啦,还行吧,无聊就玩会电脑。她没回也没说话,走了两步她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我有个闺,她说我的太大了,都可以拍衣广告了!”我楞了一,随说“啊?是吗?” 她停脚步和我面对面站定,盯着我的睛说:“你不信啊?”说着还故意往我面前脯,当时是夏天,她穿着一职业装,半透明白衬衫解开3颗扣,直接沟,,裁剪得把包裹得浑圆翘,一走路也颤也抖,说心里话我当时就了,从毕业以来2年了,一心忙赚钱,此刻面对这样的诱人说没想法是不可能的,可毕竟这层窗纸没破,她当时的样好像是要说:“不信你摸摸!”而我当时鬼使神差说了句“我信”,然后她居然不会了,看着我眨了眨睛说:那我到家了,谢谢你送我。  我答应了一声但是没走,然后她走过来忽然拉住我的手,笑嘻嘻的开玩笑似的说:“怎么?我们的大老板要是不敢自己走的话?我再送你回去?” 这回到我不会了!脑海中瞬间一百画面闪过:“雪白的绵的,白灵灵的睛,红红的嘴,两中间的罅隙,潺潺的………只有我一个人住的店,店里宽敞的双人床,,投怀送抱的女,可是一瞬!仅仅是一瞬,脑海中又是各画面闪过,同学们指着我说见起意,街坊们说我勾引别家媳妇,父母说我不好好找对象给他们丢脸,她的公婆到我店里闹着要说法,她要离婚,要带着孩嫁给我,………………,那一瞬间我不知所措,而就在我不知所措的那一时间,她仿佛看穿了我的心,转快步走了家门,我魂游似的踱回了店里………………

    故事发生在大学毕业后两年,那时候刚毕业,逃不过毕业就分手的逻辑,所以决定抛开事业!自己创业开了个小店,开始半年效益不好,之后就越来越好了,到第二年的时候就有可观的效益了,所以得很起劲儿,整天一心忙着小店的生意,这期间也有人给介绍过几个对象,想看着接,没什么觉也没占小姑娘便宜,大都不了了之。


努力加载中...超过5秒钟未打开,请刷新一下!
【1】【2】
推荐阅读: 我摸了我的女下属和表姐的一次偶然再忆大学时和我哥们gan他女友大学时3P兄弟女友差点真枪上了技师gan了长沙税务gan部学院一个小骗子媳妇儿是军人,分着tui被别人lu着yindi并拍照回忆童年的一次xing经历
如果您喜欢【我的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